DAN

十九岁的坚定年龄 ✌️留(hao)学(chu)狗(zi)强迫症 心机婊 身高控 直男癌 刀子嘴 刀子心 独行侠 会记仇 人来疯

抱歉我来晚了

24 Jan 2016

今天从梦冉家回来的时候 有一班车没有来 只能等50分钟等下一班 还挺冷的
想着晚上去找来哥玩 有牛肉汤喝 心情也没有那么糟了

28 Jan 2016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昨天下班 回家路上 我爸忽然发消息说他想我了 我坐在车上 摇摇晃晃 忽然就忍不住了眼泪
我爸从来没说过他想我
他说可能是他老了 忽然开始想我了
那我是不是也是老了 才会这么想家

上班的时候 时不时会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路过 中学生的样子 说说笑笑的 总是穿得很少 宁可边走边瑟瑟发抖 今天还更有甚者 不知从哪扣下了一大块冰 脏兮兮的 两只手捧着 也不带手套
年轻真好

29 Jan 2016

我想夏天的我家 天气炎热 白天不想出门 下午五六点了 凉快点了的时候 出门朋友聚聚 晚上十点打车回家 否则太晚的话 父母担心 小区门口为阻止学生横穿马路而架起了隔离栏 回家的出租车不能掉头 只能停在马路对面 我自己过天桥回家 一拉车门卷卷就迫不及待得往下跳 我常常慌慌忙忙整理找回的零钱和手机包包等乱七八糟的 她已经窜到了路边等着我 我不舍得小小的她一跳一跳得上高高的天桥 往往伸手给她 她就会坐下 举爪 给我抱 天桥上的灯很亮 明如白昼 桥下水果摊还没打烊 水果的香气飘在温吞的空气里

31 Jan 2016

今早忘了拿offering 真别扭

2 Feb 2016

我总以为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总告诉自己再也没有什么能打败我了

2014年的夏天 我在如地牢般的画室里集训 有天中午 负责订餐的同学不知是疏忽还是怎的 少订了一份餐 饥肠辘辘得下了课没有饭吃时蛮绝望 得亏当时的好朋友愿意陪我去小区门口吃肯德基 午休一共就两个小时吧 走十几分钟去小区门口吃饭就意味着一定要放弃午睡 每晚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的日子里 没有午睡很致命 尤其赶上大姨妈 光坐着都腰酸背痛 再加窗外的炎热都可视化了 也没办法 总不能饿肚子 我俩浑浑沉沉得就出了门
吃完饭 忽然大雨倾盆 北京的天怎么和云南似的 说变就变 我俩只能在肯德基里等待那场忽然的暴雨快快过去 然而等到快要上课 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只能冒雨回去了
我本来就是痛经很严重的人 没走几步就浑身湿透 冰凉的头发 衣服 贴在脖子上 身上 马上就开始打喷嚏 简直立竿见影 想快点跑回去都跑不动
然后上帝为了告诉我们 没有最糟 只有更糟的道理 也是不容易 就在我告诉我朋友 我一步都跑不动的了时候 她的拖鞋的带子忽然断掉了 这下可好 跑不动变成跑不了了
我俩就只能在暴雨里 一步一步走回去 我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 说 这么糟糕的日子都过了 以后再也没什么能打败我们了吧 她撇撇嘴 不屑一顾 说我咋这么矫情
等到画室 两只落汤鸡连换个衣服都来不及就得那么湿着上课 过了一会 她来我座位上告诉我 她刚上厕所才发现她也大姨妈了 瞬间就体会到了我刚说的 再也没什么能打败了吧
因为已经糟糕透顶了

9 Jan 2016

我们完全可以怀着讽刺和嘲笑的心态去做一件自己极其厌恶却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这样,那件事情进行得越是顺利,你内在的力量也就越强大。你成功地愚弄了整个世界。(远子)

13 Jan 2016

因为人的优势如果太明显,就不太会在其它方面努力。很多人说胸大无脑这个词,我听来都觉得很可笑,都已经胸大了为什么还需要有脑,你嘲笑人家的时候,忽略的真相是,人家没那么上进是给你留口饭吃。再说那些聪明人不拘小节,不会做人时,就更可笑了。如果智商足够,何必再去强求待人接物的滴水不漏,有了可以果腹的才能,自然对生活没那么多恐惧,为何不能让自己活得自在一点,那些处处考虑你感受的人,多半是因为怕你。如果什么都没有,那么就努力,十分制的机会去拼十二分,一样可以搏出一席之地。(《女王乔安》张晓晗)

18 Jan 2016

白雪飘飘 雪花好大 一颗一颗 清晰可见
在路上的人 你会不会好奇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他们的耳机里 都放着怎样的歌

Scott说今年会来看我 我很开心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漂洋过海来看我过呢 还有Maud姐姐今年不会再秘鲁举行婚礼了 取而代之在瑞士 所以如果我有钱的话 可以去瑞士 或者 Maud说她可以来加拿大看我 如果我回国的话 也可以来国内找我玩
希望这一切都能实现
去年夏天我在国内 独自一个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 总会想象如果Maud在的话 会怎样怎样 我怎样去机场接她 怎样带着她到处逛 留心哪里有卖的好吃的素食 看见奇怪的事 要怎样解释给她听
比起她来加拿大看我 我更希望能和她一起回国 带她玩遍北京之后还要去南方 去杭州 我还从来没怎么去过南方 只去过云南 那不算 对了 她不喜欢大城市 会害怕的吧 那也得带她去什么江南水乡 有名族特色的地方 她会喜欢的吧

上周六不小心把咖啡洒在了外套上 之后这几天外套上都有咖啡的香气 好闻极了

雪停了 太阳出来 很亮 皑皑白雪反光 更亮 我要瞎了 我想瞎了 我要瞎了 阳光一晒又很暖 我好困 好困 好困

前天有朋友打电话给我问好 他在南方某城市上学 说他放寒假了 明早就要坐车回北京了 于是就想起我来 想到我没有寒假 也不能回家 就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他说“看你微博 活得挺好的”
嗯 我在微博里活得挺好的
刷朋友圈也是 呼啦一下 大家忽然都开始秀回家 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这怎么忽然都回家了 各式各样的秀车票 秀火车站的照片 秀老妈做的接风饭 刷了好几天 才反应过来 这是放寒假了 前天去逛超市 是家华超 一进门就有成山成山的红色 荷包 对联 福字 中国结 就连手机淘宝也一片通红
真是要过年了

那天逛了超市 掐着表提前出来 还是错过了车 雪地里等了十几分钟也等不来 只能打电话给牛蛙求救 牛蛙呛我说他刚要吃饭就被我一个电话召唤了 我说不错了 我还没得饭吃呢好吗 后来一来二去得折腾 还把我画了一下午的动物写生弄丢了 你说闹心不闹心 再后来我上楼给牛蛙车钱 猴哥做了一桌子菜 就连来哥家新来的姑娘牧媛也在 可我千不该万不该 手贱兮兮地去抱他家的兔子阿豹 看来抱狗的手法 对抱兔子不适用 阿豹乱蹬 划破了我手臂

20 Jan 2016

我妈去四川参加我哥的婚礼 回程路上拍了我小侄子(或外甥 我不知道)推着他爸爸拉着的行李箱跑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我妈写:我们走了,留一对孩子开始他们自己的生活。树大,比分支散叶;人大,比离家自居。寒假回家的大一新生,一定给空巢里增添了满室的欢笑与饭菜的香味……期待暑假团圆的心儿啊,念此波澜荡激……生下就是分离,养大意味着放手。理是我想通的,话是我说的,然而,放手,放不下思念与牵挂……这思绪的另一头,是亦盼子归的老父老母……母亲用外祖母的话教导我放女去飞,一代要比一代强的理想,是用克制的亲情与隐忍的思念奠基的。 平凡相守,进取分离,并没有高下之别,只有各取其长、各容其短的选择。孩子,不论离乡的、去国的,爱的风筝线,永远绵长柔韧、牵念久远……

21 Jan 2016

“这一城居一生 遇一人爱一世”这种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吧 我更是那种飘忽不定的主 风一吹我就走
还是因为我太年轻了呢 老了就稳重了吧 的确 我是越来越念旧了 从只想念新西兰 到现在可有些开始想家了

今天终于和小狐狸聊了聊天 说说知心话后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真希望她能在身边 很想念她 我越经历世事 越百战不殆 越思念她这样 纯粹得白白净净的朋友
顺手又翻了之前和她的聊天记录 看到我们曾说过的话 当时我在社交网络里看到你带来找你玩的朋友逛北京的照片 你拍的她很美 我上着班 偷看手机的时候眼泪都要掉下来 我跟小狐狸说心好痛呀 然后外边一按铃 我又要堆着笑脸跑出去迎客人
小狐狸说:我想做一百件事留住你,但其实我做一千件事也留不住你。更让我难过的是,我一件事也做不了。最近懂了个道理 有些事真的不是努力就有结果的 好像我去年还是十五岁的小姑娘 可是再过几个月就二十了 你喜欢他两年?三年?可是以后还能有多少个三年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他(这里她是指她男神)可是我也在认真开心的过我的生活 也许不知道哪天就遇到一个人 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也许以后我也会跟别人说 我好喜欢他啊 现在也很喜欢 但是幸好我们没有在一起 世界这么大 我还要看看别的地方呢 希望你也是 晚安亲爱的
我说:我喜欢他两年 我心理成熟 不像个小孩子 我在我朋友里算小的 可他们都叫我阿姨 我很好 他一点也不好 世界这么大 我去过六个国家 喜欢他的这两年也和别人在一起过 在新的学校也有人似乎很优秀 我生活充实 忙到四脚朝天几天都想不起来他 可万一在哪个角落看到他 就是全面崩溃 不怕看到他的画 不怕看到他拍的艺术照裸女 就怕看到他 他的人 他的脸 他的笑 他在看着别人 他在陪着别人 他身边站着别人 我要死了
小狐狸不开心了:我用来安慰自己的话就这么全被你推翻了 太狠心了!!宝贝儿你那么优秀 全中国十三亿人 我就不信没有和他一样的 说不定有人在等你呢
我说:全世界60亿 等我的人再好 我爱别人也不会超过爱那个丑逼穷逼
小狐狸说时间长了总会变
我说 不到二十岁的我 已经爱了他 我生命的十分之一 的长度 够长吗
后来小狐狸就去睡觉了
现在我也睡了 晚安各位

22 Jan 2016

而所谓事实,无非就是大家都认为的样子。(《夜是一道河流》秋名)

23 Jan 2016

以后要对每一个人好 就算别人说话不太礼貌也不能翻脸 你翻脸算怎么回事啊 就算这人在你生命里不重要 就算她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一点你能瞧得上 也不能翻脸 听到没有
听到了
听到了也要照着做 知道了吗
知道了

今天难得穿了条厚点的裤子 可还是蛮冷的 下午在画室进度不错 昨天请Mandy帮我看我的作品集 她给的反馈也不错 积极的进展总算吞噬了我最近消极的状态 忙于工作 总用碎片时间画几笔 就算在画画也总要听点什么 之前听广播就算了 最近开始看起了《我是歌手》总是不自觉得停笔 眼睛盯住了屏幕 过一会才反应过来又低头画几笔 没过一会又忍不住看了起来 搞得常常一下午也画不了个什么
现在去找梦然家玩 太需要从密不透风的生活里透口气了 梦然说她要给我涂指甲 哈哈 忙到大半个月都没空涂指甲了
之前你曾说过一次我指甲好看 那是你唯一一次说我的什么好看 我开心很久 从那以后也注意保持好看的指甲 可就算这样还是被你抓住了一次疏忽 欧尼给我涂的指甲过厚 没干我就乱动 留下了深深一刀沟壑 你拎起我手指 说 哟 这还有道沟呐 我囧到不行
后来你还说一次我毛衣上的狗头丑 和一次外套看起来很low 囧囧囧 你看看 我记仇
真是 你自己成天脱了衣服都乱扔 堆得跟破抹布似的 还嫌弃我
你很奇怪哎 有时候逼我穿秋裤 还恐吓我说不然会得老寒腿 自己亲身示范早早就穿起来 有时候又嫌我这丑那丑
话说回来 梦然 梦然超级不得了了 她说今晚给我做炒饼吃 明天让我给她做油泼辣子面吃 我说那你记得上超市买那种白皮面哈 她说买什么面 我给你擀啊 我都傻了 这姑娘会擀面啊 她说不然怎么着 你以为我做炒饼是买饼炒啊 我自己烙啊 我的妈呀 我都吓死了 这姑娘还会烙饼 她洋洋得意说 你以为老娘这几年留学都白混了
是 我还动不动自称好大厨呢 看来只是照菜谱搬的学院派还远远不够

今天山崎在群里说 暑假回家要学德语 已经在德语班报了名 想想在西班牙留学的她一定会说西班牙的吧 英语

9 Jan 2016

我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不开心 也不是没有原因吧 只是原因不能说而已
昨天下午 是你的深夜 我发消息给你 你居然秒回了 你说你最近生病在家 没去上课 重感冒 对话结束后我才想起来叮嘱你 既然生病就别熬夜了 吃好睡好 吃也要吃清淡
你没回复
是看见了的吧
我除了替你祷告 也没什么别的能做的 让你快点好起来

10 Jan 2016

也不知道一开始看我的碎碎念的人们 还有没有在看

昨晚不想睡 翻着手机想找谁聊聊天 来哥在跟姑娘视频 没空搭理我
又把和你的对话点开 翻来覆去读了读那寥寥几句 又将手机锁上了
还是睡吧

好么 另一个大厨 就之前和我剥土豆皮的那位 也开始叫我 宝贝 了

12 Jan 2016

今天早班 天不亮就出门了 头一次在雪天出门这么早 铲雪车还没有来 每一脚都踏在雪堆里 嘎吱嘎吱的
记得小时候 其实也不是小时候 也就两年前吧 每次下雪都好开心的 国内并没有那么冷 雪落在地上也很快就化了 积不了多厚 所以你会看到我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尖叫着挑还没人踩过的雪地走 好像在一片白色之间 踏上我的脚印 那雪地就是我的了似的 或者在地上写你的名字 一定要挑一片最白最干净的地方写 冻得手指红彤彤 湿漉漉得就有戳进口袋里
而现今 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冬天见过雪的我 今年却一次也没有有意地踏过雪
也许根本不是我长大了 瞎矫情什么 也许只是每次大雪过后 等到我出门 铲雪车已经把路上的积雪都铲到了路边 堆砌了半人高 我也没有傻到往那里冲...

上班却并不顺利 三个小时的班 大大小小闯了好几个祸 虽然老板没有真正责怪我 可还是脸上挂不住啊... 而且他还帮我买了咖啡喝 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只是人们都太好了吧 感觉要大雪封山的天气里 有三四个人跟我说stay warm 还有人问我来自哪里 来了多久 我说大天朝 四个月 她说哇噻那这里的冬天must be horrible for you 我说还好还好哈哈哈 她最后还跟我说good luck
反正西方文化里这些礼貌性的东西 对习惯了 行人擦肩而过根本不会点头微笑 的我们来说 还挺暖的

15 Jan 2016

以前茜每天六点就起床天不亮就出门上班 我一直觉得她特别辛苦 现在我每天六点起床天不亮就出门上班 给自己灌一杯普洱茶带着 谁会觉得我特别辛苦呢

我要的是崇拜 并不是谁的爱 -(《如果这都不算爱》李卓雄)
酷酷哒

16 Jan 2016

我玩手机的技术 现在是炉火纯青无人能敌 刚刚可以一只手洗碗 一只手玩手机